Friday, April 29, 2016

Living in Tainan x interview 020: 在小巷裡找到舒服的老地方- 小聚 Stammtisch


蘊芬和還沒交論文的先生Scott在台南開了一間適合三五好友相聚的小餐館 - 小聚。以下蘊芬簡稱蘊,Scott簡稱S。

為什麼會在台南?
S:買不起機票,還賺不夠錢(大笑)。因為進行博士論文的田野調查的緣故,搬來台南之前住在北埔大概半年左右,當時蘊芬的妹妹和許多好朋友都住在台南,所以我們那時候還滿常下來台南玩,後來就想說不如搬來台南好了,結果我們搬來以後,在台南的大家通通都跑去歐洲唸書了!

喜歡台南嗎?
蘊:我喜歡台南本來的樣子,跟任何政府都無關。我覺得台南本身很好,應該很多人來都很喜歡。

S:這裡有很多很好的地方,我們有一陣子住在臺北,在臺北的時候不管去哪裡,總覺得店家們都在模仿別的城市,所感受到的是類東京、似巴黎,比較少能夠找到這裡就是臺北的感覺。但台南沒有這個問題,有許多老房子被保留下來,當然老屋欣力似乎已經成為一個無聊的口號,但的確是因此留下了許多屬於台南、道地的物件。

但是我不喜歡台南的交通,台南人以台南為傲其實是可以理解,但有時候也會阻礙很多進步,我覺得一個城市要進步,要知道不滿意的地方以及需要改善的地方在哪裡,如果一直不願意去看,就一直無法改善。大家都說台南很方便,騎腳踏車、機車哪裡都會到,但一個沒有便利的公共運輸的城市是不足的,如果在歐洲,這個城市的市長跟議會應該都要下台了。

我懂你的意思,台南真的需要一個有規劃、有邏輯的公共運輸系統,讓沒有交通工具的人也能自在地移動。那有什麼是你覺得來台南應該要做的事情或是去的地方嗎?

S:前一陣子都在推薦別人去小琉球,還沒有陸客出沒,但這好像不算台南,哈哈哈。在台南的話,去走小巷子吧。我一個人的時候會找個咖啡館坐著,或是去全美看電影,那附近有一間老騎士咖哩飯很好吃!我們剛來台南的時候,很多朋友會來台南玩,常常帶他們去看廟會!

蘊:每個時間點喜歡的都不一樣誒!來台南的話可以去住dorm1828。平常朋友來,我們會先帶他們去咖啡基因喝咖啡,然後再去法華寺,那是一個有三百多年的古蹟,那邊的氣氛很好,不過應該是因為有靈骨塔,所以不少人覺得那裡陰陰的,因此散步的人也不那麼多。我們都會帶狗去那裡走走,很涼、很安靜,有時候會有人在裡面泡茶,據裡面的老和尚說,他認識的一個朋友做過研究,「法華寺為明鄭時期所建,清朝時蓋了一座湖,稱「南湖」,也叫「半月池」,跟竹溪相連,不過後來加蓋,前面的竹溪也被覆蓋鋪成現在的「府連路」,清朝有文人在此成立詩社,稱為「南社」,以前文人都會去寺廟吟詩」,換句話說,那裡是古文青的聚集地。

S:我們是比較老派的文青,不過沒有念詩只有帶狗散步。

蘊:如果是禮拜天,也可以去體育場那裡聽音樂live秀,在橄欖球場附近,體育路轉大林路,旁邊就是橄欖球場,可以隨意點歌,除了電吉他跟爵士鼓還有小提琴、二胡的絕妙組合,也會有一些跳舞的媽媽在那裡恣意的跳著華爾茲。這是我帶我爸去吃飯,開車經過的時候發現的。

這個音樂LIVE秀其實有個很棒的故事,最早是一對兄弟,因為平日喜歡唱歌的哥哥突然中風,弟弟陪伴時彈吉他給他聽,發現哥哥還是會努力跟著哼歌,於是弟弟鼓起勇氣把吉他音響帶去體育場彈奏歌曲,要他哥哥大聲唱歌,藉此鼓勵他復健。來體育場運動的民眾知道緣由後,央求哥哥休息時請弟弟彈吉他伴奏,他們也來高歌一曲,陸陸續續吸引附近的民眾在周日的早晨共同參與,有的帶鼓(一整座的),有的人帶二胡或揚琴,也有的人帶薩克斯風或小提琴,只要想高歌一曲,日文、台語或流行國語歌曲都可以為你伴奏,還有土風舞社的婆婆媽媽可以伴舞,實在是很棒的社團活動。






為什麼會決定要開小聚?

蘊:開小聚還是為了賺錢,唉。因為沒有錢還是沒辦法在台南繼續好好生活下去,我們在台南已經住了四年半多,在開小聚之前我是專門寫文案的,但薪水極低,而外國人在台灣能做的工作好像除了教英文沒有其他的可能性。現在多請了兩個同事,一個同事一個家,所以我們還是在不離我們理想的方式下,賺錢生活。

S:剛好蘊芬對料理有興趣,台南大部份的西餐廳都是義大利麵、法式料理、燉牛肉...,我們覺得種類應該可以再多元一點。

蘊:其實是因為貪吃,不能吃不到,於是就常常做菜。煮一煮就覺得自己煮的好像比外面好吃,一邊開店又可以一邊餵飽自己,於是就弄了這間店,這樣就可以一邊煮菜一邊吃,反正我們也喜歡喝酒,那不如就叫個一箱好了(大笑),總之就是以非常個人的想法開了店。

S:夏天開店又可以吹冷氣,就會覺得在家很舒服,非常合理地可以躲在冷氣房裡!店裡的音樂是我負責的。

「要抱怨音樂的人可以來找我。」
「我會抱怨啊,這首都聽多久了,可以換別首了。」



聽起來一切都很有邏輯啊哈哈!我先說說我的觀察,我發現這裡使用不鏽鋼的吸管,門口貼著支持學生,我好奇小聚有什麼想說的嗎?

S:我們不是傳教士,沒有要傳達什麼。其實重點不在要傳達什麼,環保或是支持社會運動...等等,單純就是我們覺得應該要這麼做,東西理所當然就放在店裡,不然也沒別的地方了。蘊芬在這方面比較主動,但她已經退出政壇了,因為在裡面很久,更了解許多人在拜的偶像的真實面。

「你幹嘛跑去擦杯子,是故意的嗎?快過來!」
「你講得很好啊,雖然我沒有在聽。」

蘊:我們使用的餐盤、杯子都是二手的,你看得到的都是二手的,東西還能用就不需要製造太多額外的垃圾,不過你在喝的啤酒不是啦!哈哈哈! 我很喜歡買二手的東西,很便宜就可以買到很好的東西,其實我很愛購物,但是沒有很多錢,所以就買二手貨來滿足我的物慾。

我很習慣買菜時自己準備盒子去裝,就連買便當都是先想好,然後再帶便當盒去買,其實就是先想好需要買的量,拿可以重複使用的器皿去裝,如果有油就改用玻璃器皿。並不只是因為環保的緣故,而是因為這樣做其實也很方便,塑膠物件很占空間,只要垃圾桶裡面有塑膠袋很快就會滿了,這樣很煩,自己攜帶餐盒就可以讓垃圾減量,另一個好處則是回家以後不需要再次分裝,直接放進冰箱就可以了。我不會刻意強調那是環保或是什麼的,古早年代不也是自己拿一碗米去做爆米花,做好就拿一個大碗公去盛回來,其實以前就是這樣,本來就要倒進那個碗裡吃,我覺得這樣做不只是省去塑膠袋,也省了一個步驟,可以一次省下很多資源。

我覺得在台灣生活,隨時都會用到塑膠袋的感覺。

蘊:我覺得除了台灣人,其他人都不太用塑膠袋,在澳洲生活時,大部份都是用紙袋、或是可以重複使用的塑膠盒,當然你必須多付錢,但比較厚的塑膠盒,其實是可以切成碎片,然後再重新塑形,所以一旦拿到塑膠盒的時候就會先思考究竟能不能再度利用,不能用的話就只好拿去裝狗大便了。在德國連玻璃都分顏色回收,把垃圾好好的分類再回收,盡可能讓垃圾透過好的回收系統再利用,這樣就不用一直建造新的掩埋場,畢竟焚燒垃圾也是空氣污染,透過垃圾分類讓它成為新資源。我其實是因為環境議題,因緣際會下開始「踏入政壇」,在民進黨裡工作了好一陣子,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S: 台灣人對政治都很有興趣。

哪有!我小時候超討厭,高中、大學時也都覺得這件事跟我沒有關係,爸媽也會覺得你不需要去在意這些,你就好好唸書。大學的時候也覺得投票不太重要,但是從德國回來以後才開始對這些事情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S: (指著蘊芬)你也是從德國回來才很積極。

蘊:我們家本來就對政治很積極,吃飯時都會邊看電視邊討論,但是讀書的時候學校沒有教歷史,所以我沒辦法理解我爸爸說的那些社會事件是真實存在的。選舉期間,我們全家會拿著候選人的選舉政見討論,看看他們究竟要做些什麼。

我是後來才比較在意社會議題,但當我發現認識的小朋友們都不在乎時,內心覺得好惶恐,很害怕他們也要等到我這個年紀,一定要再過十年、出了社會才去關心這個社會。

蘊:我覺得了解是一件事,關心又是另外一件事。因為社會議題好多,有時候我們早上做菜的時候會討論新聞內容,會覺得自己好像只是出張嘴而已,想深入討論社會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但這其實又不是我們煮飯煮完就可以討論出來。

認真說起來,雖然好像從小到大念了很多書,但其實我們連自己身長的土地都不認識。

蘊:我在德國交換學生的時候,那時候中國才剛剛開放,只有有錢的學生才能出國唸書,出來的都是大企業的小孩,對我們都很不客氣,直接對我們說:「你們應該先念內地歷史,再來了解台灣。」那是我第一次面對同年紀的中國人。我的好朋友是在德國出生長大的西藏人,他爸爸是跟達賴喇嘛一起離開西藏的。中國人說西藏是他們的,但對於從西藏逃出來的他們來說,西藏人跟中國人是完全不同。我們所學習到的歷史是非常有限的,而所念的歷史觀是很偏頗的,但德國人念的歷史卻是很中立的,許多資訊和我原本知道的甚至是完全相反的。

我以前也不在乎,但在德國的時候,有一堂課,老師要求每個人解說自己國家的政治。我那時候想,我連中文都很難解釋,我要怎麼用德文說?

蘊:你不覺得很丟臉嗎?

老師用一種不可思議語氣,你怎麼會不清楚,當下我覺得很尷尬,我說:「我們的國名是R.O.C.(Republic of China),但我是台灣人,我的護照上面寫著Republic of China,其實讓我也很困擾。」他說:「你認同什麼就說什麼。」從那時候開始我才回頭去看我們自己的歷史,去思考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

蘊:我們當年一共有13個人一起去德國當交換學生,一開始大家也都嘻嘻哈哈,但因為那些中國人的挑釁,其他人開始有了身為台灣人的意識。其實德國人分得非常清楚,你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是民主跟獨裁的差異,儘管講的似乎是一樣的語言,但中華民族就沒有差別了嗎?這是種族系統的差別,你要說我們完全不同是不可能的,但每個國家不都是這樣,所以我非常反對課綱微調,就好像是要跟共產黨握手。教育應該要很中立。


為什麼店名叫小聚(Stammtisch)?
蘊:德文的店名是Stammtisch,這個字其實很多用,除了原本酒吧裡的老位子、老地方的意思,其實也可以是在詩社、橋牌社、酒吧裡,或是一起去買樂透、兌獎、喝酒,其實就是找一個名目讓三五好友聚在一起的地方。

每個禮拜四下午我們都會有下午茶,都是開店以後的常客變成了朋友,大家會隨意地帶喜歡吃的食物來一起享用、話家常。就像你上次不小心走進來,然後就隨意地加入我們,跟我們坐在一起閒聊。我覺得這跟台南併桌文化有關係,哪裡有位子就哪裡坐,就算原本就坐著的人不太願意,還是會答應,這在臺北不太會發生。我們在台南的生活中,因為併桌的關係認識了很多有趣的人,還有一個人跟我們說:「你拿我的名片,去吃炸雞排就會馬上好。」我覺得只要是聚在一起吃,就會很開心,氣氛就會很好。雖然我們家的人喜歡吃飯配電視、順便罵一罵政治人物,但我家從我有記憶以來,一直都是全家到齊才開飯,還記得小時候如果吵架賭氣不吃飯,那我爸爸就會說他也不吃。

一起吃飯的感覺很重要,所以就不會叫做小網咖啊,這樣就沒有聚在一起的意義了。我們店沒有提供wifi也是這個緣故,我們希望客人來的時候是真的開心的聚在一起。 記得有一次一個女兒帶媽媽來我們這裡吃飯,媽媽就一直在看韓劇,後來我就跑去跟她聊天,媽媽或許是感到不好意思,就把iPad收了起來,開始好好吃飯。我覺得不專心吃飯,對煮飯的人和一起用餐的人超沒禮貌。開店一年多來,通常有剩菜的絕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吃飯的人在跟自己吃飯,就算是一起來也好像是一個人,菜很快就冷了。有一次一對情侶一起來吃飯,但是男生一直在滑手機,女生就故意把盤子挪開,等他發現食物不見了,才又抬起頭把盤子挪回來繼續吃,後來要走的時候我就跟那個女生說:「分手啦!不要為這種男人浪費你時間,因為任何時間當然都可以吃飯,重要的是吃飯的品質啊。」

完全同意。那菜單都是怎麼想出來的?
蘊:有時候是睡覺前會想一下,不過大部份都是當天想,大原則就是做我想吃的,看食譜覺得哪個不錯就做哪個。通常禮拜三、四都會是新菜色,會看看食譜想想新菜單,有點像是我們的實驗日,六日通常會很忙,所以就會準備固定的餐點。


  

日常生活是怎樣的?
S:早起寫論文,如果小聚比較忙就幫忙,下午就睡個午覺,因為下午通常客人比較少,晚上就出去走走。

蘊:買菜、遛狗(現在Scott遛)。五點多起來做麵包,然後去買菜、回來烤麵包,然後等夥伴來就可以開始做甜點,下午客人比較少就開心的吃吃喝喝,晚上就帶狗去散步,把剩菜吃一吃。因為我煮的都是我們自己想吃的食物,所以沒賣完就會自己吃掉,我不想吃的話,我也不想做。可能偶而就抽根菸,休息一下。休息時也會看電影。

有什麼未來的規劃嗎?
蘊:趕快把借的錢還一還,這間店可能的話開個兩、三年,我還想去柏林唸書,這是長久以來一直有的心願啊,希望能重回校園做一位已經辭世的藝術家許淑真的相關研究以及展覽,不過首先還是要好好過現在的生活。未來計畫可能隨時都會變,如果小聚生意不錯的話,我們還是會繼續在台南努力耕耘,也希望能透過小聚參與更多社會議題,畢竟台灣人對政治很有興趣啊!

S:不交論文就沒有未來了。

「你不交論文我也沒未來。」
「有冷氣就有未來,哈哈哈哈哈」


最後,請描述一下你自己。

蘊:我是兩隻狗的媽媽。
S:我不要,我好累喔。我們不一定要接受她提的問題啊。

小聚
台南市中西區樹林街二段124號
06 213 9798

採訪日期:2015.6.24
攝影&文字:Huiwen Chen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